毛乌素沙漠上的“铁路尖兵”-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-官方网站-秒速赛车

员工风采

毛乌素沙漠上的“铁路尖兵”

作者:蓝寻 贺芳 苏胜强     时间: 2018-09-18     点击:1057次    分享到:

地处毛乌素沙漠铁路物流集团红柠铁路线上,活跃着一支“铁路尖兵”,他们们各尽其职,默默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用激情和热血浇筑这片土地,用青春和汗水保障铁路运营,让我们一起来走进他们的世界,看一看这一群不一样的人。

叫一声“老师傅”

微胖的身材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个头不高,说话声音很小,一脸的书香气息,乍一看,活脱脱一个大学生形象。这就是周涛,但提起他,在接触网工区可是人人都竖大拇指,为人谦逊,业务能力又强。不管是繁杂的理论知识,还是充满挑战的高空作业,他总是冲在最前面,并且轻松胜任。

然而这样一位业务能手,成为接触网工才刚刚两个年头。短短时间,数千种接触网材料都熟记于心,数十米的高空如履平地,扎实的实战作业能力毫不逊于工龄十载的同事们。是什么促使他进步的如此神速呢?

这还要从他的师傅说起。两年前,接触网工区的老大哥文撑柱成为了周涛的师傅。文撑柱高中毕业后就去了部队,是一名老兵,退伍后被分配到了施工队,出色的业务能力又使他留到了红柠铁路。军人的严谨和施工队时的吃苦耐劳铸就了他坚韧的性格,但没上过大学,一直是他的遗憾。当得知要带一个大学生徒弟时,心里的种子又开始发芽。他想起了自己读书的日子,想起了当兵的日子,也想起了施工队的日子。于是,暗下决心,一定要把这位徒弟培养成一名比他更优秀的接触网工。

就这样,周涛遇到了最为严厉的师傅。除了日常的工作跟随学习外,下班时间,也经常被文撑柱叫到材料室,一件一件的去识别材料,了解其性能、结构和安装位置。在没有天窗时,文撑柱又主动要求巡线,带着周涛一遍遍的走线路,对比识别的材料现场讲解,对发现的问题,回到工区立马去练兵场模拟,并动手处理。日复一日,周涛的业务能力突飞猛进。

而读书少造成了文撑柱在理论知识和业务创新上有所欠缺,为了让徒弟全面发展,文撑柱常常给工区理论达人和创新能手做工作,让他们在业余时间多带带周涛。

大家总是打趣他,说周涛不会是你的亲戚吧,这么上心的。文撑柱却笑笑说:“以前我当兵的时候,一直驻守边疆,恶劣的环境让我深知当下的幸福来之不易,只有不断学习,全面发展,才能顺应新时代。周涛既然叫我一声师傅,我可不能让徒弟掉队。”

“双眼”情深深几许

钢轨探伤的最高境界是无缝衔接,人机合一,唯有将二者所长发挥到极致,钢轨探伤时方能达到最佳工作状态和最优探伤效果。与机相伴,与机相恋,双眼情深深可达。

小苏是一名基层的钢轨探伤工,从事探伤工作已有十载春秋。忆往昔,与钢轨探伤仪第一次的邂逅场景依然历历在目,难以忘怀。那是2009年的秋天,当钢轨探伤仪出现在我眼前时,他即刻被其靓丽的外表所吸引,散发出的技术气息更是让我为之一动。伊始,因对其了解甚少,所以不管是班中还是班后,他稍有闲暇就与其腻在一块,这看看,那瞧瞧,这摸摸,那动动,竭力去了解和熟悉仪器的各个结构及各部件的功能,以求在最短时间内能够充分认识、正确使用、熟练掌握。

每次钢轨探伤,当仪器被抬到钢轨上,开机的一霎那,他的双眼就被固定在仪器上,与仪器的双眼融为一体,四目相对,一路相伴,默契配合,无语交流。在此过程中,我的双眼不能有丝毫懈怠和大意,更不能因疲劳及其他原因须臾离开探伤仪的显示屏,一旦出现上述情况就极有可能造成钢轨伤损漏检,降低探伤质量,造成重大安全隐患,严重影响行车安全。

今又秋来秋叶黄,一双眼情深依然诠释每着每一个春来,每一个秋去的探伤工作,诠释着生命的每一点滴的价值和意义。

驾驶室的“传承”

在机车驾驶室内,老李师傅按照标准化程序进行机车操作。驾驶室内的呼叫声、鸣笛声、机器的噪声,一直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翁翁地回响着。

他们这一待,就是十二个小时。工作前,要充分检查机车“三项”设备是否良好。工作时,他们必须精力高度集中,一边要快速准确的操纵机车的手柄和档把,一边还要加强瞭望、呼唤应答,从而精准的控制着机车的运行速度,保证装车时列车能够恒速。他们的工作是单调、枯燥的,但在作业时,一个盹都不能打,保证安全运行是他们的使命。

老李师傅从事乘务员工作已有进二十年,多年来一直兢兢业业,勤于钻研,在业务和工作经验上一直比较突出。近几年来,老李一直担任机务段运用车间司机长一职,职责的要求使老李付出了更多的精力。作为一位业务骨干,老李在机务段近几年的司机和学员培养中也是不遗余力,不仅将自己专业的技能倾囊相授,更多的是教会了我们怎样做人,做工作,做一个有担当的工作者。

铁路行业,偏远的工作环境,24小时待班制度,枯燥而单一,而正是因为有无数这样的老师傅和骨干力量,不仅坚守,还毫无保留的传承,用行动践行着主人翁精神,才能有一列列满载的列车通江达海。(蓝寻 贺芳 苏胜强)

上一篇:用心走好扶贫路 下一篇:“兵头将尾”的环保情结